南都试客团队挑选了五款即食燕窝送检,发现每瓶燕窝的唾液酸含量不足万分之七

  南都试客团队挑选了市面上的五款即食燕窝,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对蛋白质、唾液酸、固形物和糖等四个项目进行含量检测。

  近期,辛巴燕窝事件引发了网友近两个月的讨论,源于职业打假人王海指控辛巴所售即食燕窝产品“就是糖水”。根据王海发布的检测报告,这款燕窝蔗糖含量达4.8%,碳水化合物为5%,唾液酸含量仅为万分之一点四,且不含蛋白质和氨基酸。

  除了辛巴所售的“茗挚”品牌的即食燕窝,消费者开始质疑其他品牌的即食燕窝是否也只是“糖水”?一瓶小小的罐装即食燕窝里添加了多少燕窝?含有多少唾液酸?值不值得买?

  ……

  因此,南都深圳大件事试客团队挑选了市面上的五款即食燕窝,送检第三方检测机构对蛋白质、唾液酸、固形物和糖等四个项目进行含量检测。五个品牌分别为燕之屋冰糖官燕、正典即食燕窝饮品、东阿阿胶即食燕窝、同仁堂总统牌白燕丝胶原蛋白冰糖燕窝和蔡府浓稠即食燕窝。

即食燕窝含糖量接近可乐 蛋白质含量不如豆腐

  每瓶燕窝的蛋白质含量多不足1g,唾液酸含量不超过0.05g

  燕窝之所以备受消费者追捧,是因其具备高蛋白质和高唾液酸的特性。有商业宣传显示,燕窝中唾液酸含量占7%~12%,是牛奶的150倍、禽蛋的300倍,有助于提高人体免疫力、可抗肿瘤、抗病毒,还可促进大脑发育。

  而声称以燕窝为原料,炖煮加工后的即食燕窝,其中的蛋白质和唾液酸含量数据表现如何呢?基于此,试客团队在2020年12月3日-12月10日,通过京东官方旗舰店购买了五款即食燕窝各6瓶,共30个独立样品用于此次检测,并在检测前保证样品保存状态良好,样本未变形,且对样本外包装进行了遮蔽品牌商标处理。试客团队对五款样品的蛋白质和唾液酸含量进行了平行比较。

  从检测结果来看,同仁堂以1.89g/100g的蛋白质含量排名第一,超过第二名燕之屋的0.92g/100g两倍之多,也就是说,1瓶70g的同仁堂即食燕窝含有1.323g的蛋白质,但一只约50g重的鸡蛋,蛋白质含量可达7-8g,从数值对比来看,即食燕窝的蛋白质含量显得有点“寒酸”。

  而东阿阿胶、正典和蔡府分别每瓶仅有0.497g、0.413g和0.328g。其中正典和同仁堂两款即食燕窝检出值分别为0.59g/100g、1.89g/100g,略低于外包装营养标签上标识的0.7g/100g、2.0g/100g。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同仁堂的蛋白质含量在数据上比较突出,但在产品配料表中明确标识添加了海洋鱼胶原蛋白,且成分排序位于燕窝原料之前,一定程度补充了产品中的蛋白质含量。换言之,同仁堂该款即食燕窝里的蛋白质不完全来自于燕窝。

  除了蛋白质数值上表现不佳,消费者最关注的唾液酸含量同样少之又少。从检测结果来看,五款即食燕窝每瓶的唾液酸含量均不超过0.05g,最高的东阿阿胶也不足一整瓶即食燕窝的万分之七,每瓶仅有0.0462g,正典即食燕窝饮品以0.0413g次之,而排名最末的同仁堂,一瓶70g的即食燕窝仅有0.0252g,仅占整瓶即食燕窝的万分之三点六。

  但即食燕窝中需要多少唾液酸才算合适呢?目前国内还未出台国家强制标准和行业标准,只有一份由中国药文化研究会发布的《中国药文化研究会即食燕窝团体标准》(下称“标准”),其中对唾液酸含量做出了理化指标。

  从标准中的理化指标要求,即食燕窝中的唾液酸含量应≥0.5mg/g,把这标准来衡量试客团队本期选取的五款样品,仅有东阿阿胶和正典两款产品分别以0.66mg/g、0.59mg/g符合标准中的理化指标,燕之屋、同仁堂和蔡府均未符合。

  一瓶70g即食燕窝的干燕窝投放量或不足1g,与商家声称量存在差距

  从检测结果来看,蛋白质和唾液酸的含量都似乎不尽如人意,那即食燕窝中投放了多少干燕窝呢?事实上,在即食燕窝成品中,无法检测“含有多少燕窝”,只能通过燕窝中特征指标——唾液酸来进行推断。

  按照2014年由供销合作社发布的GH/T 1092-2014《燕窝质量等级》,对干燕窝等级评定的行业标准,特级燕窝的唾液酸含量不低于10%。按照10%来算,74毫克唾液酸只需要0.74克干燕窝;如果是更“优质”的燕窝,那么需要量还要更少;即使是品质很差的二级燕窝,唾液酸含量也要超过5%,也只需要1.5克干燕窝就够了。

  在试客团队测评的五款即食燕窝中,以唾液酸含量按二级燕窝的标准来推算干燕窝的投放量得出,五款即食燕窝的干燕窝投放量或不足1g。

  但在外包装标识上,蔡府和燕之屋两款在产品标签上注明干燕窝总量,分别为700mg及1.5g,试客团队通过咨询客服得知,正典每瓶即食燕窝干燕窝投放量为1.2g,东阿阿胶客服表示单瓶投放量1.5g,同仁堂则无法提供相关数据。

  假设五个品牌的即食燕窝原料均按二级燕窝的品质标准添加,从推算结果来看,除了蔡府达到声称的燕窝添加量,东阿阿胶、正典和燕之屋推算结果分别只有0.924g、0.826g和0.644g,均未达到声称的1.5g、1.5g和1.2g的投放量。若品牌商家声称的燕窝添加量为真,按此标准,声称采用燕盏炖煮的燕之屋和东阿阿胶均无法达到二级燕窝的标准。

  虽然按二级燕窝的唾液酸含量标准来进行推算存在局限性,不能准确判断即食燕窝中干燕窝的添加含量,但一定程度能反映出即食燕窝的品质情况。

  其中,同仁堂和正典的即食燕窝标称以燕条为原料,而非燕盏。相关即食燕窝从业者向试客团队透露,即食燕窝中的燕窝原料也分燕盏、燕条、燕渣渣等。燕渣渣虽然也是燕窝但就是边角料,不同级别的原料差价、品质也较大。

  固形物含量并非等同于燕窝含量,部分商家存在误导消费者的情况

  在即食燕窝中,燕窝通过泡发炖煮进行灌装,除了小部分可溶性物质外,大部分以固形物的形式存在,一般情况来说,商家也会在外包装标识出燕窝的固形物含量。

  在试客团队的五款即食燕窝检测结果中,正典以40.5%的固形物含量居于榜首,燕之屋、东阿阿胶在数值上分别达到36.3%、34.7%,位末的同仁堂仅有10.1%,但满足其在外包装上标识的5%固形物含量的要求,而蔡府固形物含量检出值仅有19.7%,则远低于标称的30%。

  从事燕窝检测相关人员向试客团队透露,固形物含量指产品沥去水分,以固态形式呈现的重量,但不一定等同于燕窝的重量。实际上,为了让即食燕窝能达到一定的粘稠度和口感,部分商家会添加琼脂,而固形物含量毕竟是一个通用的数值,这个数值可以通过添加琼脂得到提高。

  琼脂是一种食品添加剂,为无色、无固定形状的固体,具有凝固性、稳定性,可用作增稠剂、凝固剂、悬浮剂、乳化剂、保鲜剂等等,广泛用于制造粒粒橙及各种饮料、果冻、冰淇淋、糕点、软糖、罐头、肉制品、八宝粥、银耳燕窝、羹类食品、凉拌食品等等。

  从配料表来看,正典、同仁堂和蔡府明确在即食燕窝里添加了琼脂等增稠剂,一定程度会增加固形物的含量。

  值得指出的是,在即食燕窝的销售过程中,固形物含量会被作为卖点宣传,并在宣传话术中,商家有意无意表示固形物含量等同于即食燕窝中燕窝的含量,存在误导消费者的情况。

  另外,燕之屋、东阿阿胶固形物含量并不低,且外包装亦无注明添加琼脂,但两款即食燕窝的蛋白质含量或唾液酸含量并未与其他样品拉开明显差距,试客团队尝试向客服了解具体解释,但未得到准确的回复。

  燕窝样品中糖分含量“碾压”蛋白质和唾液酸含量,与可乐接近

  在辛巴的燕窝事件中,打假人王海指出即食燕窝与糖水无异,引起许多消费者声讨。试客团队针对糖的项目对五款品牌的即食燕窝也进行了检测,从数据来看,即食燕窝中的糖分确实不少。

  在糖分的检测结果中,同仁堂以9.5g/100g高居榜首,其标称碳水化合物为9.7g/100g,而1瓶可口可乐标称的碳水化合物含量约为10.6g/100g,仅比同仁堂即食燕窝多0.9g/100g。换算同单位下比较,70g的可乐约含糖7g,一瓶70g的同仁堂即食燕窝中就含有6.65g的糖。也就是说,吃一瓶同仁堂即食燕窝所摄入的糖分,要赶上喝可乐所摄入的糖分了。

  按单瓶规格对比,燕之屋和东阿阿胶分别以4.13g、3.99g占据二、三名,正典和蔡府相对略少,分别为3.43g、3.36g。

  在五款即食燕窝的成分标签中,糖是除了水以外最多的成分物质。从数据来看,同仁堂的糖含量是其唾液酸含量的264倍,燕之屋该两项差之有128倍,其他三款亦超过80倍。

  有消费者吐槽即食燕窝相当于糖水,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即食燕窝中的燕窝含量少,只能尝出糖分的甜味。而在试客团队的检测数据来看,糖分含量确实以“碾压”之势远超于即食燕窝中的蛋白质和唾液酸含量,难免引起消费者的质疑。

  但无论是在行业标准还是企业标准中,均无对即食燕窝的糖含量标准进行限制,商家可根据风味来进行调整。而从消费者的反馈中看,即食燕窝行业在产品研发上还更需用心。

  专家说法

  燕窝的蛋白质营养价值极低,还不如吃鸡蛋或豆腐

  市面上的燕窝价格高昂,是因为燕窝从采摘到成品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而即食燕窝在市面上的价格也并不便宜,从试客团队的五款样品中,单瓶价格范围从30元-70元不等,正典一瓶70克的即食燕窝就高达73.5元。

  但从检测结果来看,唾液酸和蛋白质的含量是否就足以补充人体营养所需?消费者选择摄取唾液酸和蛋白质的需求上,相比即食燕窝,是否有其他食品更优选择?

  华中科技大学协和深圳医院临床营养科副主任邓桂芳博士认为,从营养成分来看,虽然优质干燕窝的蛋白质含量确实比较高,但是即食燕窝中的干燕窝量投放有限,且消费者每天食用即食燕窝并不会像每天吃鸡蛋、豆腐等那样一次性吃很多,算起来从中摄入的蛋白质总量并不多。

  评价蛋白质的质量,不光看它的蛋白质含量,同时还要看它的氨基酸组成。有研究表明燕窝的蛋白质主要是上皮细胞分泌的黏蛋白,其中它只含有1种必需氨基酸,3种条件性必需氨基酸,而人体需要8种必需氨基酸,13种条件性必需氨基酸。邓博士表示,从营养价值来看燕窝的蛋白质营养价值极低,质量也远不如鸡蛋,而添加少量燕窝的加工品的营养价值也不得而知了。

  另外,邓博士认为即食燕窝的保健作用并不如行业宣称的这么大,虽然现在有研究报道唾液酸的功效作用,但仅仅在动物研究中证实,缺乏人体研究数据,且动物作用剂量换算到人体来说,每日从燕窝中摄入得到的唾液酸远远达不到作用剂量。

  邓博士建议,从性价比的角度不推荐广大市民朋友吃即食燕窝,如果有消费者把它当做一种美食来消费,亦无可厚非,建议尽量选择正规检验上市的燕窝;购买即食燕窝时,注意观察营养标签,避免不必要的糖分、添加剂摄入。

  焦点

  行业未出台相关强制标准,即食燕窝乱象难定责任

  目前国内还未出台针对即食燕窝的国家强制标准和行业标准,仅有中国药文化研究会制定的即食燕窝团体标准作为参考。但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仅有的这份团体标准并不能满足当下的即食燕窝行业需求。

  而各即食燕窝品牌多以采取企业标准生产,即企业根据自身生产经营要求所制定的执行标准,试客团队通过SC查询所选取五款样品的许可证,均以罐头或饮料标准执行相关强制标准,如产品的消毒灭菌等卫生安全方向,而非针对即食燕窝中的产品质量。

  有燕窝检测从业者透露,过往的燕窝检测行业会议中提及到,目前备案的企业标准中以燕窝为原料生产的产品主要为饮料类,按原料分有两类,其中一类就是以水、燕窝为原料加工而成的产品如冰糖燕窝饮料、冰糖燕窝饮品、燕窝罐头、冰糖燕窝罐头等,这类产品中干燕窝含量应≥3%。干燕窝含量低于1%的产品名称不得以燕窝命名,其他以燕窝为原料生产的产品按照上述规定执行。但该会议内容的执行情况并未公开。

  正是即食燕窝行业中未有质量上的标准限定,而即食燕窝的高利润、低成本吸引了众多企业加入行业,甚至部分不良商家以次充好,破坏行业市场。近年来,消费者对养生、健康的需求提高,即食燕窝的便捷吸引了大批消费群体,行业正积极推进即食燕窝标准的出台。同时辛巴燕窝事件被爆,也一定程度加速了国家和行业对即食燕窝发展的关注。

  南方都市报·深圳大件事新媒体有限公司出品

  采写:南都记者 陈盈珊 数据研究员 刘嘉仪

  制图:刘潇聪 摄影:实习生 甄建宏 叶卓荣